皇冠体育官网

明末“奢安之乱”中的贵阳保卫战

栏目:历史 ┊ 发布时间:2018-10-31 ┊ 人气:

QQ截图20181031185607.jpg

代天启二年(1622)二月七日,水西(辖鸭池河以西地区)土同知安邦彦率领十万大军进围黔中首府贵阳。在围困的10个月中,贵阳犹如一座孤岛,外无援军,内缺粮食,落入“人相食”的可悲境地。然而在贵州巡抚李枟及巡按御史史永安的领导下,贵阳军民进行了艰苦卓绝的保卫战,最终使这座历史名城得以保存。

  天启元年(1621),四川永宁(辖叙永、筠连、古蔺等县地)宣抚使奢崇明借率兵援辽之机起兵反明,据重庆,攻合江,破泸州,陷遵义。为响应奢崇明的反明行动,实现自己称雄一方的宿愿,贵州水西宣慰司土同知安邦彦亲赴省城巡抚官邸拜见李枟,“诡言与奢氏有仇隙,愿发己兵剿永宁以自效”。李枟知其心怀叵测,谢绝其要求。安邦彦碰了软钉子,返回大方后积极策划反明事宜。

  虽然李枟与史永安多次向朝廷告急,朝廷亦催促王三善驰援贵阳,然而王三善却呆在湖南沅州,调兵集粮,迟迟不到任。

  贵阳的防卫及粮储令人堪忧,“城中兵不足三千,仓库空虚”。为了改变困境,李枟与巡按御史史永安采取了两项对策:一,扩军备战,以应危局,为此“募兵四千;储米二万石;治战守具”,并向云南、湖广借贷四万余两白银;二,为了粉碎奢崇明向贵州的进攻和渗透,特派遣总兵张彦芳、都司许成名、黄运清等率兵援川。

  此时,安邦彦挟持其侄——水西宣慰使安位起兵反明。在水西四十八目及他部头目安邦俊、陈其愚等人的响应下,安邦彦亲统水西军十万东渡六广河,进围省城贵阳。

  鉴于当时很多官员赴京述职,而总兵张彦芳驻守铜仁,都司黄运清亦在遵义,城中文武官员无几人的严酷现实,经过深思熟虑,李枟将守军分为五支,令提学佥事刘锡元及参议邵应祯、都司刘嘉言、原副总兵刘岳分御四门,自己防守首当其冲的北门——柔远门,史永安则守谯楼,密切注视城外敌人的动向,观察城内街巷的治状况,以防内外勾结,乱从内起。与此同时,城内的民众为生存计,也组织动员起来,分片据守。

  贵阳的城池始建于宋代,是时为土城墙,后将土城墙改建为石城墙,西南两面临河,北门拓宽至黑石头(今喷水池)。改建的城池有城门五座:东武胜,南朝京,次南德化,西圣泉,北柔远;有城楼五座,小月楼十五座,垛口二千二百四十二个;又有名曰神机的敌楼一座,南北各有水关一座。安邦彦的围攻,对贵阳石城是一次严峻考验。

  在围城的日子里,为了保护自身的财产生命,贵阳士绅民众组织起来,团结在李枟的周围。原四川参政潘润民正在贵阳人家中闲居,这位清官面对安邦彦的围城,发动群众堆积炸药、干草于城楼下。随后,他与上任途中回乡省亲的云南提学佥事杨师孔、学官周良翰,以及诸生、兵民坚守危城,生死与共。与此同时,他为贵州巡抚李枟、巡抚御史史永安出谋划策,屡挫攻城叛军。

  原广西巡抚王尊德(贵阳籍)之子王孙章痛感贵阳即将毁灭,便担负起保卫家乡的责任。他不仅向官府献战守之策,还督率义勇守城。

  青年才俊杨文骢(杨师孔之子)则“募士同拒守。围解,又率所募击其一路,克之”,显现其“天下经济救时奇男子”的英雄本色。

  贵阳的北门建筑在高坡之上,易守难攻,加之护城河沿城墙脚下流过,河岸城外是外来移民的棚户区,无形中成了缓冲地带。安邦彦攻占龙里后,在水东土舍宋万化的引领下,挥师进围贵阳。对安邦彦来说,贵阳的东、南、西、次南四门,官军不是以河据守,就是由作战经验丰富的将士把守,惟独坐镇北门李枟是科举出身,毫无作战经验。

  喘过气来的安邦彦令部属转攻东门。守将刘锡元借助坚实的城墙和高昂的士气,一次次地粉碎了安邦彦凶猛进攻。为了迅速攻下贵阳,安邦彦一面派兵不分昼夜轮番进攻,企图以疲劳战来拖垮守军;一面采取了心理战,用鸡鸣狗吠及妇女的哭泣声来瓦解城中军民的斗志。然而城内军民众志成城,严阵以待。安邦彦见其招均无奏效后,于是又以万余竹笼装土垒成高台,以此窥探城内虚实。史永安见状不妙,“撤大寺钟楼建城上”,挡住对方视线。当安邦彦弃笼后,守军冲出将其烧毁。随后,李枟派守军多次袭击对方粮道,致使安邦彦惶恐不安,心有余悸。安邦彦恼怒之余,“尽发城外冢,遍烧村寨”以示报复。

  围城久攻不破,使安邦彦十分焦急。他认为,如果断了驰援贵阳的官军及粮道,使其外无援军,内无粮食,长此以往,城中必然会发生动乱,那时李枟就会乖乖出降。于是安邦彦派兵扫荡贵阳的周边地区,并扩大战果,占领更多的州县。

  在安邦彦围城10个月后,贵阳出现巨大的危机:城内粮食匮尽,军民将城内的“糠、核、草、木、败革”吃完后,人们将目光投向鼠雀;鼠雀吃完了就易子而食,或吃自己的亲人。更令人发指的是,张彦方、黄运清的部卒竟然公开“屠人于市肆,斤易银一两”。

  李枟目睹城中惨状,预感浩劫即将来临,为了不使家人遭此厄运,于是“焚书籍冠服,预戒家人,急则自尽,皆授以刀环”。

  在朝廷的严令督促下,是年11月,王三善决定以死一战。见部属斗志高昂,王三善便于12月初分兵三路进攻安邦彦。安邦彦见官军来势凶猛,怀疑对方有数十万之众,离军而逃。水西军失掉主帅,余众退往屯龙洞驻守。官军乘胜收复了七里冲,进兵毕节铺,参